会计

“疯狂”写尽,家教O2O的终章

作者: 来源: 时间:2019-05-02


“再见。” 


“曾经的疯狂已经谢幕,感谢过往一路的相伴。”


近日,疯狂老师宣布将于今天(2019年4月30日)停止运营,并提醒用户尽快处理账户余额,完成提现。


曾经,在家教O2O最火的年代,疯狂老师9个月就完成了5次融资,总额超4400万美元;估值从 1000 万人民币跃升到 2 亿美元;线下运营团队覆盖全国十几个城市,平台入驻老师上万人。


如此好看的数据,显然是一个完美的开局,但当浪潮退去,确定方向错了的时候,“虽有万千不舍,却终有一别”。


如今,当年家教O2O领域的几大明星企业,跟谁学、请他教、轻轻家教均已转型,把活动办到人民大会堂的疯狂老师也在几年前开始转做双师。


疯狂写尽,今天,仅仅是家教O2O一场富有仪式感的告别。


风口之上


2014年,打着高效连接与信息透明的互联网来袭,中国正式进入“互联网+”时代,其中,极具代表性的就有网约车。


滴滴公布的数据显示,2014年3月,滴滴用户数已超1亿,日均订单达521万单,号称全球移动互联网最大日均订单交易平台。


而在教育领域,在线教育机构大肆“收割”资本,整天叫嚣着要“干掉新东方”,也让传统机构有些措手不及。因为新东方用互联网改造教育的速度太慢,“新东方教父”俞敏洪也不得不忍气吞声,直到2016年初才感叹,终于等到一批批在线教育死去。


不过,不得不说的是,在在线教育刚刚出现的草莽年代,仅用一个概念就能拿到融资的案例确实不少。在家教O2O概念提出没多久,国内就出现了上百家机构,其背后资本不乏腾讯、好未来等巨头的身影。


2014年,正在经营k12线下培训机构“快乐学习”的张浩看到Uber和滴滴的模式后,他认为O2O模式才是教育的未来,机构垄断、盘剥教师的旧时代一定会结束。


于是,他决定把自己在快乐学习70%的股份赠给团队,创立一个叫作“疯狂老师”的新品牌,“干死快乐学习”。


同年,很长一段时间拿着新东方最高工资的陈向东离职,恰好赶上家教O2O的风口。2015年3月,这位“被资本倒追的创业者”仅在跟谁学成立9个月就拿到了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。


“疯狂老师”创始人张浩


疯狂补贴


跟谁学5000万美元A轮融资就像一把钥匙,开启了家教O2O领域的资本游戏。


之后不到半年时间,轻轻家教、疯狂老师、请他家分别拿到数千万甚至上亿美元的大额融资。


然而,互联网的盈利模式和空间,让市场份额变得“前所未有”的清晰赤裸。拿下更多的市场,才有机会分到更多的蛋糕。


当年,为了抢占市场份额,滴滴携手腾讯,快滴联合阿里,双方疯狂砸钱进行了为期多月的补贴大战。不可否认,补贴能够快速培养用户使用习惯,但滴滴、快滴补贴大战的背后,更多地被解读为“抢地盘”。


与此同时,擅长学习的教育领域里,家教O2O企业在盈利模式完全没有跑通的情况下,也借鉴了出行领域的补贴打法,用“烧钱”来支撑运营。


疯狂补贴,一度确实带来了亮眼的数据。


2015 年 3 月底,跟谁学平台教师注册量 7 万名,学生数量达百万级,到了 2016 年 3 月底,跟谁学入驻教师已接近 50 万人,用户总量达到 3500 万人。疯狂老师2015年暑期单月交易额超过1亿元。


刷单肆掠


家教O2O这场流血战争,给刷单提供了生存的土壤。


很多机构为了做数据吸引投资,往往通过刷单来营造业绩数字。除了入驻平台的教师个人行为外,某些平台对于刷单行为并不禁止,线下机构到平台上刷单,能够获得不菲的补贴,而平台也能得到相应的“回报”,双方都能有相对满意的“金钱故事”。


当时有人形容,“刷单已成为O2O圈里一张秘而不宣的遮羞布,投资人喜闻乐见,创业者假装看不见,刷单客历历可见。”


2015年6月,据媒体报道,跟谁学被指要求入驻机构刷单,刷钱最多的机构可获得跟谁学平台广告位推荐。一商家还表示,其在一个月时间内,在跟谁学平台上刷单四十万元。


同年9月,一篇发布于某微信公众号的文章《刷单危机+高管离职潮,谁是疯狂老师下一个接盘侠》,质疑疯狂老师说谎融资,且陷入高管离职风波。文章表示,疯狂老师对于数据及资本有疯狂的需求,导致教师们采用了刷单的方式来完成工作;同时,疯狂老师对于平台师资入驻的审核机制存在疏漏。


当然,不管是跟谁学,还是疯狂老师,当时都否认了自己存在刻意刷单的行为。但是补贴确实存在,疯狂老师的补贴额度一度达到课时费的20%。



被迫转型


“烧钱”只是手段,绝不是目的。


家教O2O平台快速聚集大量用户之后,如何把用户留下并实现变现是一大问题。


低频、用户粘性差、非标……如今回头来看,上述一系列原因决定了家教O2O模式的不合理。而在当时,最直接的表现则是,补贴停掉之后,入驻老师快速离去的现实。


2015年底,留不住好老师的家教O2O平台集体遭遇了危机。伴随而来的还有资本寒冬,“绝不再投O2O”成为投资人心中的共识。


家教O2O平台所要面对的,是非转即死。


2015年6月,轻轻家教选择与好未来智康1对1进行资源合作,好未来广州线下的智康校区免费向轻轻家教的用户开放。轻轻家教将引进自适应测评系统、上线网络直播答疑平台以及和优秀教辅出版机构合作;同时还将拓展线下场地资源,主要以社区为中心,帮助老师快速接单,以及进行时间资源的最大程度利用。并于2017年上半年开始探索K12全科在线一对一。


2015年底,跟谁学开始以加盟、代理的模式来拓展市场。2016年,经历了“裁员风波”的跟谁学推出了服务于培训机构的两款产品“天校”和“百加宝”,并且还推出了面向B端客户的商学院等产品。


张浩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,2016年对他来说是煎熬的一年,他始终找不到可持续、可规模化的变现模式,再加上资本寒冬带来的融资压力,他曾连续失眠,无数次半夜醒来思考未来的方向,他与核心团队讨论过上百种变现模式,但都被一一否决或夭折。


最终,不得不承认,方向错了,谁也没办法。


2016年6月,疯狂老师推出在线直播产品叮当课堂,采用实景直播模式授课,还推出了“名师孵化器计划”。疯狂老师运营“金宗会”项目,性质为独立老师社群,从中筛选出优质教师,输送到直播课堂及超级大班项目中。


显然,不管是轻轻家教、跟谁学,还是疯狂老师,都已不再是当年的样子。


2016年6月,疯狂老师C轮融资发布会上,张浩就曾宣布,“ O2O这场仗已经打完了”。


如今,疯狂老师早已与快乐学习业务进行整合,转做双师多年,今天的谢幕,只是家教O2O的一场迟到的告别仪式。


新京报记者 高杨 编辑 潘灿 校对 卢茜

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 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 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饭菜喷喷香

  • ​新京报小记者发新书 数百篇习作记录成...

  • 离上市敲钟仅一步之遥,新东方在线、沪江为...

  • 上海这所公办小学有何魔力 吸引一批批学生...

  • 深圳一体育教师殴打小学生致耳鼓膜穿孔

  • 《上新了,故宫》即将收官,刷新文创产品众...

  • 听音乐闻腊梅看春联赏宫灯 故宫...

  • 重磅|华东地区“双一流”高校汇总,19级...